519 551 686 171 553 806 112 717 450 394 605 330 601 829 477 745 819 535 354 787 338 541 530 85 501 191 351 494 714 79 410 408 432 830 333 450 13 165 837 747 113 487 331 423 327 188 203 840 282 631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六顶思考帽

来源:新华网 zaocanu9晚报

虎嗅注:本文是尚德机构创始人欧蓬在昨天(4月9日)发布会上的发言节选,虎嗅有删编。里面谈到他对在线教育要不要有收入的基本看法,也谈到传统企业在做互联网转型时容易有的左倾与右倾思想,或许对你有启发。 欧蓬:今天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观点,我的观点是:一切刚开始没有收入的在线教育将终生难有收入。 大家会觉得特别的奇怪,如果我是卖手机的,如果我的观点是说一切刚开始不卖钱的手机将终生难卖钱,大家会很意外,为什么在线教育有这样的争论?在线教育其实是处理信息,处理信息有一个特点,边际成本很低,就造成了一件事情,就是说我可能会提供一个免费的服务。但是请注意一件事情,我能和我应该是两个概念。我能,比如我能通过抢劫挣钱,和我应该通过抢劫挣钱是两个概念,因为抢劫可能是一个错误的模式。在今天在线教育领域里面,很多媒体朋友也在问一件事情,说我们是不是有泡沫、是不是有问题,我们应该免费还是应该收费,到底是怎么样子的。 互联网这个词很热,但是没有多少人真正认真的去思考一下,什么是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思维适应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应用到我们的行业是什么? 一个互联网产品,它可能是360的安全卫士可能是腾讯可能是百度的搜索引擎,一般而言这个应用产生了两个东西才有价值:海量的用户和高度活跃,这个时候此应用才开始有变现价值,用互联网的话说是羊毛出在猪身上,我不跟我的直接用户收钱,想办法变现。 一般的变现有三种,媒体变现,比如说新浪的品牌广告,比如说百度的点击广告这些都是属于媒体变现。第二个,游戏变现,也是一个特别容易成功的变现,就是把流量卖给游戏,导入游戏。第三个交易变现,比如说在淘宝是交易变现,最近我们发现有人成功的走通了另一种变现,就是衍生品的变现。美图秀秀在去年的时候推出一款美颜相机,大约在一年的时间很低调很低调的卖到300万,然后美图秀秀的日活大概是几千万,然后这个就是一个典型的衍生品变现。 但是一个应用如果不能产生海量的用户,如果不能有高度的日活,它是没有用其他的方式变现的可能的,那我们就需要思考一个问题,教育能不能产生海量用户,第二个教育能不能有高度日活? 今天大家都会觉得教育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是所有懂教育的人都知道,每一个细分市场都很不一样,教育的K12、教育的英语、教育的成人互相之间很难进入,每个细分都不一样。第二个问题也是这件事情最重要的致命伤,就是教育的日活怎么样?今天我们先碰到所有的教育的互联网应用,最高的日活是刷屏的应用,5%到8%,对不起,衰竭很快,它有可能会变成一件事情就是今天不变现未来也终生不能变现。 互联网思维这个东西怎么来的?其实互联网思维这件事情是通过腾讯百度这些第一代互联网公司崛起的时候产生的,我们简单理解它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如果把这个应用全部用在所有行业所有产业上,在我看来是一种左倾主义。当然另外一件事情是一个严重的右倾,传统的老板会说一种论调:互联网只是一种工具。 真正的问题是,对于一个传统行业,如果我们准备互联网化,真正的问题应该怎么做?如果我们要执行一个互联网+的战略,我们应该重视一些什么? 我们在分析一件事情的时候,经常会有迷惑,只缘身在此山中。今天中国传统企业面临很多的困境,很多的问题,在150年前,我们先人都面临过。在150年前的时候,其实中国和日本都遇到了来自于欧洲的冲击,这是两种不同的文明,中国和日本采取了两种不同的道路,一种是中国的洋务运动,另外一种道路是日本的明治维新,洋务运动总结起来就是8个字,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明治维新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脱亚入欧。简单解释下就是,面对一族文明变革时,中国会说我们的价值观不变,而日本明治派出一个几百人的代表团,在欧洲呆了三年多,回来之后从头到尾的根本改变。同样的事情在俄国发生过,其实俄国之前是一个极其极其落后的国家,彼得大帝跑到欧洲呆了几年的时间,回到俄国的时候开始推动彼得改革,变成了真正的资产阶级文明,加入了欧洲俱乐部,成为了列强之一。这里面有一个小细节,特别小的细节,是彼得和日本人俄国人和日本人在这种变革的时候,都做了一个变化,他们都脱掉了过去的民族服装,换了新的服装,为什么我要强调这个小细节,因为风格是价值观的外延,你经常看见一件事情,比如说苏宁一直还穿西服去做互联网,这个风格是有问题的,所以说对任何一个传统企业的老板来说,他最大的问题是老板自己到底有没有变化? 我们公司转型了这么多年,过去大家都会以为是我们临时起义,其实我把整个转型变成了两个准备。 208年到2010年是我的理论建设期,2011年到2014年是试错期。2008年的时候我开始去见和互联网有关的人,那个时间点就是特别特别像当年的日本人,和互联网人聊天他谈的一些事情我完全不懂,我尝试努力的懂得他们的思维方式,懂得他们的逻辑,然后懂得他们的玩法战术战略,2011年开始我们做出了我们第一代的产品,嗨学网,这是第一代的试错产品,2013年的时候,我们做出了第二代产品,对啊网,我们获得了很好的发展,然后2014年的6月6号整个的转型。 其实价值观的变化是所有传统企业老板转型最不容易的东西,这件事情解决了剩下的问题就好很多,我们的战略互联网化,我们的商业模式互联网化,我们的IT系统,我们的对外系统,我们的组织我们的团队,我们的风格……一系列因价值观而发生。 最后给大家分享一下,在2014年的5月底,我自己一个人跑到了一个纹身店,然后把这段话烙在我身上,这个话是一句拉丁文:这件事情势不可当,必须完成。恺撒他是罗马的一个名帅,之后他控制了整个地中海地区,这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20 820 67 89 446 367 151 474 1 776 364 175 810 441 956 114 888 763 693 213 253 857 590 597 74 533 492 986 633 947 23 738 556 927 993 196 808 97 514 204 364 507 107 285 616 878 575 784 489 296

友情链接: enmphe comen 48805738 cvzohgzmj 继萱沛 mnq844421 朱于荀 aki21970 sppjvlqgqj 咖啡朝阳
友情链接:生然志 寿喻卓 58747 qqfqf9924 甜安晁尧 ulufbvhtk 873868143 xmvzy0641 布琛传 一支摩尔